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异世废材风云 第两百四十三章 放松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4:24

异世废材风云 第两百四十三章 放松

第两百四十三章

男人闻言,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阴戾,很快又掩饰过去,抚了抚嘴上的八字胡,有些阴阳怪气的道:“看来蓝城主很忙啊。”

“呵呵,这都是各位城主看得起蓝某,血魂城对于我们风云城来说也是不敢匹敌的存在,蓝某不敢怠慢啊,使者也别站着了,坐下来慢慢说吧。来人,上茶。”

“呵呵,没事,既然血魂也来了,我等等无妨。”男人顺势坐了下来,端着侍者送上来的茶水,平静抿了一口。入口的些许甘甜和淡淡的水果香让人精神一震,男人脸上露出些许的惊叹之色,灰黑的眸子看着杯中金色的茶水,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小厮领着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男人身材高挑,浑身膨胀的肌肉高高鼓起,原本一般人穿着显大的袍子,穿在他身上紧梆梆的,居然都勒进肉里了。一张英武粗狂的脸孔,国字脸,浓眉大眼,显得很是刚直,可是却硬是掩不掉那浑身的血腥味,眼底的嗜杀之气让人不寒而栗。元一不禁略微惊愕,这男人的实力居然比那雷域城使者还要高上一筹,圣阶六星,看来这血魂城也是来者不善。

魁梧男人看着帐中坐着的雷域城使者,眼中闪过惊讶,嘴角却是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你们雷域城倒是跟苍蝇似的,哪都有。”

“魁霸,你最好别太嚣张,我们雷域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雷域城的使者狠狠的一拍身下的椅子,站起身。咬牙切齿的怒目瞪着魁梧男人,却不敢真的上前动手,明显雷域城的使者很是忌惮这魁梧男人,看来以前没少接触。

魁梧男人不屑的冷笑一声虎目狠狠的瞪了一眼雷域城的使者,眼底的嗜血之气迸发而出。讥讽的道:“呵呵,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怎么不客气,最近可不像你说的那样不好欺负。你们那个二城主不是才被我们三城主活活打死,也没看你们有什么动作啊。”

“你”男人气的吹胡子瞪眼,八字胡都立了起来,却也无法反驳。对方实力比他强,在这里杠上,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只是这风云城主也太没用了,还不出声,难道真等着他们打起来。男人心中暗暗抱怨。

蓝牧麟像是听着他的话般,微微一笑,打着圆场道:“两位尊贵的使者还是不要动怒了,两位都是为了恭贺我们风云城而来,伤了和气也不好。来人,给血魂城使者看茶。”

“呵呵,蓝城主,不用上什么茶了。我可不像某人一样做事虚伪,真本事倒是没两下。”魁梧男人不屑的瞟了一眼雷域城的使者,男人气急。却是敢怒不敢言。魁梧男人见了更是嚣张的一笑,继续道:“我们城主让我代表他,祝贺蓝城建立风云城,这是贺礼,以后我们两城之间互相合作,共同繁荣。至于金家,也就希望蓝城主能多帮忙打点了。”

明显魁梧男人要更加直接的多。大大咧咧的说出了目的,蓝牧麟接过小厮递过来的玉盒。也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就放在一旁。笑着看着魁梧男人道:“真不知这谣言从哪里传出去的,我们风云城怎么可能在金家面前说的上话,血魂城主也太看得起蓝某了。”

魁梧男人闻言,双眸一瞪,脸色拉了下来,厉声道:“蓝城主是不想帮忙,这是在看不起我们血魂城吗!难道你已经答应了雷域城那些小人。”

“使者说笑了,蓝某确实无能为力,刚刚这话我也跟雷域城使者说过了,不信,你可以当面问问。”

魁梧男人见蓝牧麟说的异常诚恳,双眸看向一旁的八字胡男人,眼底露出一抹精光。他刚刚一番对雷域城的打压,也是担心这风云城先答应了雷域城,现在看来还真是没有。可是确实他们得到消息这风云城跟金家有些渊源,金家还派人支援过风云城也是事实。看来这风云城是不想偏帮任何一方了,这该如何是好。

八字胡男人见魁梧男人也被蓝牧麟直接拒绝,心底稍稍安了一些,简单的拱了拱手行了一礼,说道:“既然贺礼已经送到,蓝城主又公务繁忙,那我就不便打扰了,城主还等着我的回复,我这就离开了。”

“使者如果有事,蓝某也不便多留,来人,送雷域城使者出去。”蓝牧麟也不多做挽留,顺势将人送了出去。八字胡男人瞟了魁梧男人一眼,冷哼一声,甩手离开了。

魁梧男人见状,心中想多留下去也毫无意义,还是先回城跟城主禀报一下,再做打算。出来前城主也交代过,不管结果如何,切记不可随意得罪这风云城。

“既然蓝城主公务繁忙,那我也就不便打扰了,告辞。”

“血魂城使者来去如风,蓝某也就不多留,来人,送血魂城使者出去。”

大帐中众人看着两位使者都离开,不禁相视一笑,元一朝着蓝牧麟竖了竖拇指道:“什么时候蓝大哥这舌粲莲花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

蓝牧麟愕然,苦笑一下,道:“这都是被逼的,我们现在处于建城的重要阶段,这雷域城和血魂城都不易大动干戈。得罪任何一方,日子都难受,还不如现在这般,两方都不得罪,在夹缝中求生存。只担心,他们两城真动起手来……”

“蓝大哥放心吧,这雷域城跟血魂城斗了这么多年,虽然表面上血魂城占了优势,却都有些底牌没现出来,暂时都不敢随意的轻举妄动。这两人回去估计也不会相信我们真跟金家没关系,只会认为我们待价而沽,不偏帮任何一方。过段时间,作为礼尚往来,我们让人过去分别送上礼物和合作文书。到时候也都没扫两城的面子。这件事也就暂时压过去了。至于以后,我相信给我们一段时间的发展,我们风云城不会比他们差,到时候可就不是他们说了算了。”月白笑着宽慰道。

“呵呵,是我想多了。”蓝牧麟爽朗的一笑。放开了心中的疑虑。又想起什么接着道:“可是要派什么人去走这一趟,这雷域城和血魂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虽然他们暂时不会动我们,可不保证不会给我们个下马威,这去的人可要小心行事。”

众人闻言都陷入沉思,这人选确实有些为难。元一见了。微微一笑道:“我去吧”

“云瞳,你不是不能暴露实力吗?”蓝牧麟有些疑惑的道,如果单论云瞳的实力确实是最好的人选,有神兽在身,她绝对可以做到自由来去任何地方。可是。为了避免麻烦,云瞳可不能轻易暴露。

“我不会轻易暴露出来的,再说我想这血魂城和雷域城城主绝对不是傻子,轻易不会动手,要是有个万一,我也好早些察觉,找个机会逃走就是了,不会正面对上。”元一坚持道。

元白沉吟一下道:“我和你一起去。”

灵儿也立刻插进来:“我最近也没事。我也要去玩玩。”一旁的容诺夫妇也不甘寂寞,嚷着一起。元一无奈的笑笑,摇摇头拒绝。道:“就我一个人去吧,来去也自由些,你们要是一起目标太大了。”

“好吧,我们最好还是别去了,云瞳一个人确实更安全。”众人还想说些什么,月白倒是笑着先站出来答应了。

元一笑着点点头:“过几天我就出发。很快就会回来的。”见月白答应了,众人也就打消了跟去的念头。

元一见众人有些意兴阑珊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笑意,提议道:“最近大家都忙。好不容易闲下来,我去做几个小菜,我们边聊天边吃点东西,你们将索菲尔、兰姨他们也一起叫过来吧。”

“好”众人闻言,立刻大声叫好,灵儿和月白笑着跟着元一打下手,其他人也都兴高采烈的去叫人了,这能热闹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一顿饭吃得如往常一般热热闹闹的,一直闹到晚上,众人才陆陆续续的各自回各自的住所。

天幕之上,紫月静静的悬挂,淡紫色的浅辉洒在大地上,周围一片朦胧氤氲。午后的大雨已经不知不觉间早就停了,地面上的水汽早就被蒸干,空气中却仍旧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沁人心脾。元一和索菲尔同路,住的不远,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慢慢的走着并不急着回家。

“云瞳,你走之前先给我一些意见吧,我和月白商量过准备发展几个我们风云城独有的产业,除了乌族特有的炼器和炼药,还希望在饮食、娱乐方面有所发展。其他倒还好说,这饮食方面我觉得你应该有些好想法。”

元一闻言,眼中闪过赞赏,月白和索菲尔都是理财方面的高手,敢想也敢做。低头沉吟一会儿,道:“饮食方面我想可以做一些保存久易于携带的食物,毕竟这里索威尔国内到处都是来历练探险的佣兵。”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这种简单的肉干什么的干粮到处都有,并没有什么特色。”索菲尔思索着道。

“特色,我倒是有几个好配方,简单容易制作,最重要口味很不错,保存起来也方便,明后几天我再好好说给你听吧,反正最近我也没什么事。”元一笑着提议道。

“那就最好不过了。”索菲尔淡淡的一笑,美丽的容颜却是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元一见她这摸样,不禁将埋在心底的疑惑问出来道:“索菲尔,你现在还好吗,我不希望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束缚到你们。”

“呵呵,云瞳,你想多了。”索菲尔像是被逗趣一般灿然一笑道:“我们刚开始确实是想跟着蓝大哥他们找到你,可是,云瞳,我们对于你来说,实力太过渺小,或许你永远也不需要我们。我曾经茫然,不知道到底应该做什么,可是后来我们都想明白了红瑞也好,我也好其实都希望有个根,你不知道,红瑞他们家族也已经没有了,我们都是一群不知道飘向哪一方的人,而风云城就是我们大家的根。既然你用不上我,我们当然得自己找出路,我们跟着蓝大哥都是真心实意的,没有任何勉强。”索菲尔说完,愉快的眨了眨眼,一向妩媚温婉的脸庞倒是有了几分活泼。

元一也弯了弯嘴角,微微一笑,安下心来。抬头望向墨蓝的天幕,不禁有些感慨,众人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只剩下她,她的根又在哪里,父亲母亲又在何方,什么时候她才能安安稳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平静淡然。

索菲尔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慧光,随意的道:“云瞳,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趣。”

“啊”元一错愕的瞪大眼,有些不明白索菲尔跳脱的话语。

“呵呵,你说你一个比我还小的小女孩,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每天摆着一副我看破世界的沧桑脸孔,能不无趣吗?”索菲尔半打趣半真实的道。

“呵呵”元一无奈的干笑两声,总不能说她经历过两世吧。

“像你这个年纪也该让自己放轻松点了,不管今后发生什么,别让自己绷得太紧,老是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能舒服到哪里去。好了,我到了,你以后记得开心点,适当的时候放松一下,别老是修炼修炼的,你已经够变q态了。”索菲尔善意的提醒,然后挥挥手,巧笑嫣然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帐篷中。

元一笑着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只是脑中一直想着索菲尔的话,或许她一直以来总是太过刻意了,谨小慎微,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要去做,或许这样也是促进自己进步的动力,却也不能否认这是一种压力。重重的压在她的心头,挥之不散,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放下所有,开开心心玩闹的日子了,或许她应该试着放下一些包袱,顺其自然。(未完待续)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可靠吗
北京熙仁医院电话
滨州治白癜风费用
内蒙古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绍兴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