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武觉醒 844 弥罗魔獾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8:19

神武觉醒 844 弥罗魔獾

战船静静泊在浪涛翻涌不休的海面上。

天穹上,晴空万里,乾坤朗朗。

海面上,远方尚算平静安谧,近处这里因为靠近逆天而上的瀑布的关系,并不多么平静,有浪涛阵阵,狂涌而来,被一股无形而磅礴的伟力,呼啸卷入瀑布,倒冲上天。

总体而言,就眼前的景象看,混乱之海和外面也没有多大差别,天气晴好时,景色也是安静而祥和的。

掌舵舱室中,林泽溟心神一动,船舱前方琉璃镜面上光影变幻,辽阔长空与茫茫沧海的画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光影图像。

其上蔚蓝一片,有大大小小灰色的斑点镶嵌其中,还有几个血红的交叉图案出现在上面,叉形图案如同鲜血流淌,浓郁鲜艳,这赫然是一幅混乱之海的地图。

仔细端详了片刻,林泽溟便确定了此刻的位置,而后在心中规划起路线来。

因为遇到那神秘金色小剑的原因,战船路线改变,因此才需要重新确定位置和航线。

凭借丰富老辣的经验,林泽溟很快规划好了路线,也没打扰叶凡等人,径自操控战船飞快向前疾驰。

而此刻,叶凡在舱室之中,正向殇查询着那头异兽的来历呢。

“此兽名为弥罗魔獾兽,该族和猛犸象兽族,赤曜兔兽族,虚空螳皇族一样,都是活跃在蛮荒时代的强大种族之一。”

“猛犸象兽族堪称是蛮荒时代最具传奇性的种族之一,开创了一个属于该族的时代。”

“这弥罗魔獾兽族,生的晚些。但从某个角度来说,该族甚至比猛犸象兽族还悍不畏死,堪称最无所畏惧,也是最作死的种族。”

殇的本体神书哗啦啦翻动,爆发亿万丈金光,圣洁尊贵,苍茫古老。

这些金光凝聚成一片片文字,介绍着弥罗魔獾兽族的来历。

叶凡看到第一句时,便微微点了点头。

光从战力论,那异兽皇,或许该称弥罗魔獾兽皇,它的战力以及表现出来的潜力,的确强横的不可思议,能和虚空螳皇、赤曜兔兽皇比肩。

有这样的来历,叶凡并不感到意外。

但看到最后一句时,叶凡不免诧异了一下,没有想到,该族从某个角度论,比猛犸象兽族还凶悍,这不是一般的强悍了。

要知道,猛犸象兽族的威名是杀出来的,当时压盖了神武万族,开创了冰川时代,可想而知,其名气有多么巨大,堪称传奇。

可是,该族居然比猛犸象兽族还凶悍,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回想了一下魔獾兽皇在对战八大皇者的时候,的确如此,它都已经伤痕累累,战力大损了,可战起来只会让人感觉它占尽了上风,这不是一般的强悍。

“最作死的种族?这……”

叶凡哭笑不得。

“因为它无所畏惧啊,谁都敢惹。一个兽皇敢和半圣干架,兽圣敢和兽神干架,它们不死谁死?”

殇语气也是充满了无奈。

闻言,叶凡脸色顿时变幻不定,无比精彩,呆滞了半晌后,都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了,脸色前所未有的诡异。

震惊?诧异?赞叹?

也许都有,也许更多,实在是叶凡不知道该怎么评论这个种族了。

兽皇敢跟半圣干架,兽圣敢跟兽神干架,这得是多么强悍的心脏和神经啊,居然没把它们吓软,也着实是可敬可佩了。

“怎么会这样?”

叶凡好奇地问道。

“因为它们有一个很恐怖的始祖,而且它们的身躯构造也异于常兽,威压和气息压迫对它们作用剧减,有一颗天生的大心脏,一根和铁链似的神经,而且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

try{mad1('gad2');}catch(ex){}殇解释了一番,同时在叶凡脑海里再次出现大量文字。

叶凡一边看,殇一边说道:“它们这一族算是蛮荒时代各族最头疼的对象了,也就是巅峰时期的猛犸象兽族这种强大绝伦的种族,正值巅峰的时期,能够压它们一筹,让它们不敢那么暴躁。”

“它们口味很杂,也很重,而且脾气暴躁、护短、好战,按照你所说,此前它应该是到奥义风暴屏障中找刺激,去战斗去了。”

“那么好战?”

叶凡咂了咂舌。

“蛮荒时代各族都说,它们这一族,一辈子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你说呢?”

听到这里,叶凡都忍不住给弥罗魔獾一族竖起了大拇指,这一族是真的凶残。

随即,叶凡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它们脾气那么暴躁,岂不是十分记仇?”

“你再仔细看一看我给出的记载

神武觉醒  844 弥罗魔獾

,可有说过它们记仇?因为它们有仇当场就报了,没有记仇一说。”

殇淡淡道。

叶凡一愣,连忙再次仔细看了一遍记载的诸多事例,愕然发现,似乎还真是如此,有什么当场就解决了,哪来什么隔夜仇。

至此,叶凡也是对这一族佩服的五体投地。

“它们这一族那么凶悍,为何也落到这个地步了?”

叶凡问道。

“曾经那么多强大的种族,不也消失了?它们这一族消失也不奇怪,和猛犸象兽族、烛龙一族、赤曜兔兽族等消失的原因差不多。”

“不过大多数种族认为,该族是作死太多才消亡的,说它们这一族始祖陨落之后,它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作死,于是相继死掉无数族兽,直到最后慢慢灭亡了。”

“那些种族对此坚信不疑。”

殇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叶凡再次哭笑不得,很难想象,这魔獾兽族到底搞得多么天怒人怨,才让各族如此诅咒它们啊。

“这一族挺有意思,可以接触一番。”

叶凡带着笑意想道。

殇闻言沉默了一下,直接沉睡去了。

叶凡又摇头失笑了一下,随后便沉静下心神,开始了修炼与感悟。

皇者层次的存在,在混乱之海也是属于最顶级的存在。

因此,混乱之海虽然乱,但还没有不开眼到随便来招惹五阶玄器战船的地步。

不过,在前进途中,还是遇到了几次麻烦。

在经过几座岛屿的时候,被上面的势力拦截了下来。

一是探一探这五阶玄器战船的底气,二来也是为财。

不得已,叶凡和谷萧瑟等人出面了几次,才将事情给摆平。

至此,叶凡、谷萧瑟等人对混乱之海的混乱与危险,算是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要知道,这是五阶战船,这些势力也敢觊觎,直接拦截下来,想要敲诈一番。

可以想象,如果船上没有皇者坐镇,恐怕直接就是船收人亡的下场。

如果有皇者,却不多,就得被敲诈一番。

除非真的实力强大,或者背靠某些势力,让他们忌惮,战船才得以平安横渡。

经历了几次小波折后,叶凡一行来到了一座环境颇为恶劣,渺无人迹的岛屿上。

这座岛屿并不大,连建起一个小部落的余地都没有,加之环境荒凉恶劣,自然无人栖居。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这岛上居然有战斗的动静,而且还不小,轰鸣声传扬出数十里,海面都在微微震荡。

try{mad1('gad2');}catch(ex){}在岛屿中心,更有一道道光束冲天,或灰蒙蒙,或光灿灿,直通天宇之上,恐怖的气势浩荡十方,摧枯拉朽,无尽碎石穿空,令人望之变色。

林泽溟本不想多管闲事,直接绕过的,可这时候,一道漆黑的身影倒冲了过来,速度极快,轰然猛烈地撞击在了战船上。

战船是五阶材料打造而成,又有阵法光幕保护,倒是没有多大损伤,但巨大的动静,直接是把叶凡等人惊醒了,纷纷从舱室出来,直奔甲板而去。

刚从甲板舱室出来,叶凡等人就听到一个冰冷如霜的声音寒声道:“打开阵法,这船被本皇征用了。”

叶凡等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禁感觉有些熟悉,抬头仔细一看,顿时更愣了。

这不是……弥罗魔獾兽皇,即异兽皇嘛。

“真巧啊,魔獾兽皇。”

叶凡露出笑容,打了个招呼。

魔獾兽皇见到叶凡,也是愣住了,神色有些诧异和尴尬。

它没想到又遇到了叶凡一行,它就说这船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原来是老熟人。

亏得它还大放狂言,说要征用这战船,不提那天叶凡等人救它的事,叶凡不给,它也抢不过来啊。

虽然心中尴尬,但魔獾兽皇并未表现出来,只是神色凝重地皱眉回过头,看向远方天空。

同时,它也有几分怀疑。

前一次也就罢了,这一次它选择疗伤的地方可是精心挑选过的,杀手能找到自己倒不意外,可这些人……又让自己碰上了,这似乎不是巧合能解释得了的。

不会是阴谋吧?

想到这里,魔獾兽皇一颗心微沉,眼中目光也阴鸷了几分。

呜——!

破空声骤起,五道身影并排疾驰,狂飞而至,个个身影幽暗,煞气滔天,带着冰寒杀机。

这几个身影的出现,令这方天地的温度都骤降了下来,尽管头顶上还是烈日炎炎,可却感受不到半分温度。

这几个身影一眼发现了叶凡一行,却并不觉得是什么威胁,声音幽冷冰寒道:“无关人等,速速离开,否则杀无赦。”

“哦?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杀无赦。”

叶凡负手而立,一身衣袍猎猎轻舞。

“找死!”

其中一个幽暗身影冷喝,手中一柄极弯的怪刀狠狠一挥。

登时间,黑色的刀气茫茫挥洒而下,带着浓郁的死亡气息和杀机,破空杀至,虚空都在剧烈颤抖,声势骇人。

“这点实力也敢大放厥词?”

叶凡随意一瞥这刀气,缓缓抬起手掌,动作太慢了,和风驰电掣而来的刀气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莫名的,叶凡手掌竟然后发先至,指掌间金光万道,神霞喷薄,构建出一个个璀璨之极的符号,包裹着叶凡的手掌,生猛地抓向刀气。

当!

火光四溅,叶凡神色平静,手掌一握,在刀气剧烈挣扎抖动间,强势无匹地一捏。

嘭!

霸烈无匹的黑色刀气威力惊人,一击怕是能削掉半座山头,可眼下,居然被叶凡直接抓住,一把捏了个粉碎,着实震撼了众人。

那几个黑衣人呆若木鸡地呆滞了半晌,旋即倒吸一口凉气,再看向叶凡一行的目光,已经满是忌惮,甚至是敬畏。

崇左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崇左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崇左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崇左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崇左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