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亡灵祀 第318章 神陨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1:51

亡灵祀 第318章 神陨

光明神术!

圣人以下,光明系最强大的法术,没有之一!

就是强大召唤大天使之术都与此术没法比,大光明律令在光明教廷二万多年的历史,所有存在的光明系法术之中,一直牢牢的占据第一的位置,从未变过。

此术修习的门槛超低,但难的就是光明系圣师会的也是稀少可怜。

很矛盾的一种法术。

只要是一名身具有光明系天赋,天赋骄好,且对于光明之神信仰虔诚的婴孩,都会被拉去实践一番此术,但能与此种法术产生亲和,并成功施展的在光明教廷的历史当中凤毛棱角。

二万多年的历史当中没产生过百位!

而其中一半之人最后都成了光明教廷的大教宗。

而普雷斯科特这个名字很普通,但当后面带上这种光明系最强大术法之后,就变的高贵的不可攀!

即使身在宗教裁判所那种臭名昭著的地方,也挡不住他自身迸发的光芒。

马勒第兹终于知道奥狄斯圣师为什么让他看着,还下了一道根本不解的圣谕,更是知道为什么建立一座庞大的战略虚空传送法阵,却仅仅是传送下来一个人。

他知道,穿着那身白袍的男人,能把那一句话完好的唱诵出来,已经是光明系几百年不出一个的人杰,只要不夭折,没准西法大陆那片世界上,以后最尊贵的位置都可能出现他的身影。

这是光明教廷的种子!

这方世界对于他的学员是一种生死,而对这个白袍男人,却是踏上人生辉煌前的一种历练!

“没事吧?”

黑夜担忧的看着易莱。

“死不了!我跟这种法术有点犯冲。”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精神识海还在翻腾,差点没炸了锅,只是你玩的东西太过于偏向黑暗,很正常。”

黑夜把易莱这货扶起来,安慰了一句。

他完全没想到居然有这种法术在现人间,只是在书本典籍之中见过,却从没想过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见到光明系最强大的魔法。

这是一个与春草有点相似的职业法术,但比春草的出现还更加要稀少。

而双方的身份也是天壤之别,春草还在迦朵学院蹲着,而此人黑夜猜测可能是光明教廷圣山下来的。

但他心中又有了疑问,为什么光明圣山会派出这种人物来帮自己所在帝国?

一万个想不通!

恐惧!

灿银色的圣祖之魂,好似受到了无尽痛楚一般,刚刚还把普雷斯科特弥扑的上天遁地无门,随着这一声唱响,顿时开始疯狂的逃窜。

灵魂没有天生的意识健全者,像尔羽那般修炼万年的厉鬼,都记不得清生前的所有,而对于这些魂,更是如此。

本能的恐惧之感充斥,第一想法就是远遁,离开的越远越好,他们的潜意识在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大恐怖。

不过也确实如此!

普雷斯科特好似一团光辉,蹲在大地之上,犹如孕育的一颗骄阳。

亮的越来越炽烈,亮的越来越让人恐惧。

“神说......万物....终将....凋零!”

又是一句费劲的话语从光球之中传出,如果说刚才那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的话,而这句话,更好似在燃烧生命般的唱诵。

是真的在燃烧生命,满头飘舞的长发昼白如雪,第一句大光明律令唱出,已经烧光掉他精神识海中所有光明元素,而第二句唱出之时,在无丝毫能量可耗,耗的只能是生命!

这是此术唯一的弊端,因人而异,据传上古时期,有强大光明祭祀者,唱此术,丝毫能量不消耗,而他就唱了一句,却耗光精神识海里所有的光明元素,在光明教廷的历史长河当中,修炼此术的人物当中,他还不是最顶尖的。

这是普雷斯科特最痛的一回,没有之一!

虽然年轻,但生命没这般的挥霍之法,生命很漫长,但不是用来打架挥霍用的,而是在漫漫的魔法一途之上,水磨般的滴穿阶位瓶颈用的。

但用生命唱诵出的法术,效果确实很强大,强大的另?天浑身寒栗的颤抖。

他终于算是知道,人世间还有一种叫“凋零”的变化。

亲眼见无尽的圣祖之灵,恐惧的弥天逃窜。

亲眼见无尽的生祖之灵,急速的衰老暗淡。

亲眼见无尽的圣祖之灵,绝望的无声嘶鸣。

亲眼见无尽的圣祖之灵,呆滞的衰败成灰。

强烈的视觉冲击!

无敌一界万年之久的圣祖灵塔,在对方两句唱诵之后不堪一击,四百三十二名圣祖之灵,还活着飘荡在诸天的仅剩半数之多。

漫天的银色灵魂花雨飘散,算是给这方破败的世界,增添了那么仅有的一丝唯美。

他不敢想象此人的话语为什么会有如此惊天的伟力!

普雷斯科特冷冷的看着这个叫?天的男人,损失寿元不可怕,但损失了寿元,会折损身体的潜能,不知不觉间就会对前路少了一分清晰之感。

这种感觉你感知不到,但当跨越大阶位之时,却能清晰的认知道。

仇恨的情绪充斥着眼眸!

普雷斯科特忍着精神识海的空荡,瞪着?天,嘴角费劲的张开道:“神说.......”

“安敢!”

?天哪里还敢让这人把话语唱下去,爆喝一句,对着身后的耸天之塔狠狠一握,顿时这座塔在急速的缩小,一眨眼间,已经被他彻底抓在手心。

一腕的鲜血泼洒在其上,已经苍老不堪的?天,这回满脸褶皱多的快挤成了花,好似成了一躬着腰身的垂垂老者。

寿元此时在他的手中,毫不留情的被挥霍,相比于寿元,生命才最重要!

活着才能超脱,死了就是一捧黄土罢了。

“光阴......会......化......万物......于......腐朽!”

普雷斯科特哪里会给此人机会,这一声好似吼的声嘶力竭,更好似吼的撕心裂肺。

双眼中血红一片,狠狠的对着?天吼出最后一声,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洒长空,直接从高天跌落向大地。

随着这一道声音吼出,?天却没感知到圣祖之灵的恐惧,看着普雷斯科特满脸冷笑的盯着他,他有点不知所云。

法术无效?

那个表情意味着不可能!

但天空之上的圣祖之灵却真的无丝毫变化。

当他要扔出手中的祖塔之时,却感知到不对了。

手中平时掌控自如的祖塔居然在发沉,往下方坠落。

而他的手,本已是皮包骨,但此时却出现了尸斑。

刚开始时一两点,然后满手都是,这些尸斑在肉眼可见的快速扩大。

丹田之中突然一股阵痛传来,内观之,丹田的斗气在降解,透过全身的经脉散发于诸天,降解的太快,出不了几十个呼吸时间,丹田绝对会彻底干枯。

?天朝着已经堕向地面的普雷斯科特,瞪大了惊恐的双眼,刚要张开嘴对其怒吼,却痛苦的扔掉手中的祖塔,一把扶住自己的胸口。

一口黑色的鲜血狂喷而出,身躯更是颤抖的跌向大地。

他终于知道,对方最后一术对的不是圣祖之灵,而是他!

哐!

一声闷响之音,?天从高天之处跌落,把松软的大地砸出一片大坑,一顿的烟尘弥漫,呛的他鼻泪齐流,他想要擦,但却发现已经怎么抬也抬不起手臂。

因为这一摔,手臂已断!

简直是可笑,对于一位大宗师阶位而言,从高空跌落却能把手臂摔断。

但这是事实!

因为他的气血在衰败,刚还是满头的白发,随着风起,已经掉光一半,剩下的还在掉。

掉的不仅是头发,还有牙齿!

他能感知到视线在变的模糊,呼吸有点发闷,全身更是荡不劲的酸楚,这是苍老!

他在其师晚年之时,亲眼所见其在十年之间经历过这一切,但他经历的更快,不用十年,就用二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走过了他师傅的晚年人生。

他想谩骂,但已经骂不出。

他想站立,但全身都没了知觉。

他想看看他哥哥所在的那方黑色结界,但已经扭动不了头。

昏花的双眼之中只有一道身影,一道放肆大笑的白袍身影,即使其口中笑的都鲜血狂吐不止,也没止住他肆意妄为的猖狂。

留在?天眼中最后的不是他哥哥,只有这道身影。

死了!

普雷斯科特知道,这个他起初轻蔑不屑的男人,让他付出五十年的寿元之后,终于成了这方天地的一抔黄土。

衣衫肉眼可见的腐烂成灰,身躯苍老的好似一张枯树皮,最后更是散发出了臭味,但这股臭味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来得急远波,已经彻底随着肉体化成的泥土,随风飘散。

“走!回家。”

马勒第兹看着那个黑袍男人终于身死,面无表情的对着一干学员道了一句后,一步朝着虚空传送法门踏了去。

当黑夜踏进虚空传送法门之时,还是忍不住朝着跌坐的普雷斯科特与他身前的那一抔黄土看了一眼。

没有!

又向四周仔细的掠过。

还是没有!

“还不走干什么呢?”

蒂娜看着愣神的黑夜,根本就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一把拽着其臂膀,踏进虚空传送法门。

生命的卑微,当面临死亡之后,在也没有这一刻来的更让人激动。

但黑夜显然对于此时回家没了兴趣。

因为那座黑塔没了,而他看的清,那个跌坐在地面还在狂笑的白袍大光明祭祀,根本就不在意,也没拿。

但如此的魂器就没了。

“你大爷的,臭娘们儿!你都干了什么?”

黑夜被拉进虚空传送法门,才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怒吼之声,因为他才反映过来神。

“呱~~~~~”

回答他的是一声在难听不过的叫声。

奉贤区妇幼保健所
腾冲市人民医院
四川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河源治疗白癜风办法
天津治疗牛皮癣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