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战极通天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吾不死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1:14

战极通天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吾不死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吾不死

灿烂辉煌,也充满令其敌人最为恐惧之战威的暗金色就像是流星划落,在所有感知中最惊艳的昙花一现,但接着便彻底夭折般就此黯然了,无论身处在宇宙战场的哪一方,无论经受的是怎样的激战,能感受到的必是这令宇宙战场动荡大殇的陨灭之势。就连那积蓄虚空不肯罢休的罪孽恨意似乎都缓缓消散,宇宙战场之主所设的天劫秩序也随之离去,因为已没有惩戒的必要。

随之在整个宇宙战场蔓延的是比死还要恐怖的寂静,身为敌人的妖魔都瞠目结舌,不敢相信竟有这一幕发生,而每一尊神更是呆立当场,受到了比自身陨落更为强烈的重击!

“星炎神,天统无极平乱战神辉将军,他怎么可能会就此陨落?”有苍神发出最悲恸怒喝,化作仿佛暗金的流星坠入妖阵中抱敌俱灭。

“就算是神之尽头,就算是贪婪妖侯,也不至于令他陨落。”周身汹涌着七色风暴的神明抿嘴,像是在与世界真理争辩。

“星炎神已死,你们已是没有希望了。”惊愕后神色化作极度冷漠的妖将则一枪挑起数万颗头颅,狞笑中杀机森然。

“倘若父亲战死了,我怎能不随之归去?”叶霜持着黯然的枪,嘴角流露的似是苦笑,又仿佛洒然,他是信与不信?就算心之法则也剖不了他心中那复杂悲苦,但那黯然的枪却涌现越发可怕的战力,那通古浩瀚的气势在神体上暴涌,竟是苍神层次。

“星炎神?”扶着肩甲截身之伤的平凡样貌青年仿佛在疑问,又像是呼唤呢喃。他独自站在一座怪石嶙峋的枯峰上,一种种玄理拂去怨煞生出的异怪,他叹息着,就像是一名行将就木的老人。只是,瞳中却有比这天地更浩瀚的沉浮。

“龙族守望者,不过如此。”苍白色的流光归入袖中,另一爪则直接将依旧爆发出蓬勃生机的千万辰庞大心脏捏爆,那汹涌澎湃的混沌之息洒满天宇令血云崩开黑风洒落,横行无忌的魔神却露出了快意的笑声:“弃裔而去又能怎样,将毁灭推迟而已。”

说着,无边的魔流便浩荡爆下吞灭此处所有生命精粹,他的目光也望向风起云涌的另一方,远远超过周围任何一尊魔的邪然笑意使那浩荡而来的大军主将皆毛骨悚然,竟萌生退意。

有太多种呼声在宇宙战场各处响起,但哪怕是一尊尊超级玄神也难以真正辩驳,因为在叶天陷入恍惚那一时所有人却都看到那不可思议的一划将叶天穿透,接着就是暗金色的完全崩溃,就连属于那尊最强世界级天才的世界气运也流离炸散……

力挽狂澜的最后希望,星炎神叶天,竟是就这么被无双侯斩杀了!

……

无中,有生,比线段更细,比原点更微的初始唯一却回归作本态,在那身躯激震却又压抑凝成最强战势的群妖面前无双侯的身躯在先前叶天所踏立之处重现了,只是他的状况却使上百尊超级玄妖倒吸凉气,堂堂无双侯,妖族最桀骜锋芒之辈怎会落得如此狼狈!

无双侯却不顾自己从腹部被生生腰斩那汹涌着浩瀚神威的光痕一次次涌起也把他彻底撕裂还有那头顶黑发碎断,血瀑披流,他从那不可思议状态回归本身却未减那震天战意,竟碎成了九万亿段的战戈被他紧握保全,只是接着就随风化作齑粉,仅有看上去最脆弱的中段还被无双侯紧握于手中。

这一幕看似滑稽却太令人心悸,如今的无双侯根本没有放下戒备,这绝不只是单纯的怀疑,他已然认定强敌在前,做好战斗准备!

这无疑如同天雷霹雳,令一尊尊分明感受到星炎神亡灭的超级玄妖亡魂皆冒,难不成那星炎神竟然未死?

厉古智目光幽然,没有一点变化,他能最坦然接受这一猜测,亦或说他本来就没有将星炎神视为那一击中的陨落者。

震真侯没有太过吃惊,但他眼中分明也是悸动,他没有质疑无双侯的认定,而接下来他以尽头妖念乃至世界气运感知到的那一股突变则令其勃然色变。

无双侯,还有一名名超级玄妖也猛然望向那一方,就在无双侯的背后,那一片暗金色分明再现!

“轰!”只在第一刻轰然炸响已经震世,暗金色的神刀与那化作一段残棍的战戈成宇宙碰撞之势炸动,暗金色神眸与紫金色妖眸对视间虚空湮灭,原本背对却在第一时间悍然碰撞的两尊禁忌神之尽头只立于原地未被撼动,但就在他们身后整片时空却有无限的汹涌力量沸腾扫荡,似是一重重盖世霸力将十地九天泯灭,更是所向披靡的浩瀚洪流又一次化作整个宇宙战场的焦点中心!

暗金色的光芒从黯然火星闪起便又一次辉耀万域,弥漫在虚空中甚至宙外的战意碎片受到一股伟大引力收摄回归炸响,还有那碎散消失的世界气运如星流汇集,俯瞰整个时代的最强世界气运又一次于最强之神身上重现!

有炎流释放,胜过任何烈光;有星辉洒溢,无论宙际深渊皆光明灿烂;有战意磅礴,谁人不知不晓!?

在无双侯的面前,毫无顾忌地背对包括震真侯在内的每一尊超级玄妖,这尊青年如此肆意与强势,这是只属于他的星炎辉烈,他未死,星炎神归来了!

光芒洒在整个宇宙战场,两尊禁忌神之尽头刀戈对峙的场面也定格为永恒,无论神魔妖兽皆再一次震动,神呼,颂星炎战歌!

“吾不死。”在无尽光辉耀眼内,在多少信仰汇聚中,叶天开口,神音冲破所有阻碍,完全地传入每一名神魔妖兽的魂中,荡起军威狂潮,没有谁可以再现这星炎神踏立虚空,面对最强之妖淡然自信而语的一幕,因为在这时已是新的神话传诵。

“我便知道星炎神不殁,他必将无敌。”神言威喝,这一刻分明浩荡往妖军涌去,直接将妖军战势压制,身为代帅的妖若贤面无表情,周围时空裂痕的穿梭频率却隐隐加速。

“这招我舍绝惟弑,不弱。”叶天看着无双侯那血流残破的面孔,很认真地评判道。

“星炎神重生……”不顾整个宇宙战场的变化,也不管此时有多少气运与文明力量汇聚,无双侯皱眉望着叶天。

“我何时说过,我只有一次重生之能?”叶天淡淡回答。

“二次重生么?”无双侯眉头舒展,眼中分明是那倾世战威:“我可杀你一次,自可再杀一次!”

“我可未说是二次。”叶天却露出了一抹极浅的笑容,这笑容在刺出的妖族眼中分明与那疯魔狂笑一样可怕,一种无边际的深邃恐怖也侵袭向他们,使得闯过一次次时代大战的英雄之辈亦深感无望迷茫,无双侯却冷冽一笑,那断戈上法则汹涌凝实分明化作其完整形态,这名妖侯又一次陈戈身后,像是嘲讽又如同老友间的打趣:“我可不信你能将这招领悟到三次重生的地步。”

这一话语却像是狂风直接将浓雾密云扫去,震破包围群妖的黑暗,叶天也未置可否,只是手中近乎圣力凝聚的战刀极为张扬浮夸地直举,铺天盖地的神威便从这一柄刀上盖下,这自是突破星炎神巅峰,禁忌神之尽头的绝对雄威!

每一尊超级玄妖的心都立即紧绷,从开战以来叶天每一击都惊世,这一刀看似浮夸但事迹战力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不是他们怯懦,这实在为世间恐怖,圣者不可觑!

“那就战吧!”无双侯无敌妖势分明也保持在巅峰状态,在面庞腰间流满的血液挥发干净腾无双气息,无双侯横陈战戈显得愈发英武无敌,唯我终无双的力量发散,这世上就好像唯有他这一尊无敌妖族,莫说是神级领域内,神之尽头中,哪怕圣者也无法与其相匹,正所谓至狂至傲,这便是他无双侯,天下无双,世界无双!

而叶天又岂会势弱了?战刀高举,那战心处暗金光耀世,古往今来的英雄气皆在他身上凝聚,传自天玄神皇,却只有他身上最盛,他同样有舍我其谁的气概,被一招杀灭后高傲尊严也未曾挫败,从刀锋处愈发恐怖的凌厉威压就能体现出来,在暗金色神眸中闪耀的光更无与伦比,所向披靡。

在经历牙泷海战、帝休会战等可怕大战后伤势严重却于绝孤痕战疯魔的叶天被直接粉碎神体神魂,以星炎神重生复苏,而在那宇宙战场本源处终极碰撞时叶天更遭遇前所未有凶险,在那时他本该与芙兰西露多同归于尽,可炎战竟是毅然牺牲为叶天挡住致命攻伐,是以叶天归来,绝杀华梦魇,却终究承受不住华梦魇临死反扑的力量与震真侯、无双侯倾尽全力的一击,被再一次杀灭,举世皆寂。

然而他还是归来了,他的星炎神重生竟是突破足以完成二次重生!这几乎打破极尽桎梏,也完全超出无双侯的预料,这一刻古往今来第一战神的地位只怕也毫无撼动可能,他的强,已经真正超越了所有想象。

“杀!”震真侯喝令,铺天盖地的妖威以最严整形势轰然来袭,无双侯的一戈更极速刺出,一击夺魄。

叶天依旧举刀如若对所有攻伐无睹,但看似不动,刀尖处却是有一至为凌厉的刀纹阵盘凝成。

令妖族心惊肉跳的刀意爆发,凌灭空绝刀纹舞,极致重现!

上饶县中医院
安阳市妇幼保健院
长沙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江门治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