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苍黄 第四百一十五章 匕现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1:00

天苍黄 第四百一十五章 匕现

萧雨语气平静,可心里却掀起万丈波澜,齐王居然插手漕运,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前段时间,齐王因为孝行不端,被朝廷申斥,削去三成藩地,他以为齐王受此巨挫,当小心行事,可没想到,他居然将手伸到漕运来了!这实在令人惊诧!

更进一步,这说明齐王和冀州门阀关系的密切,超乎想象,他究竟想作什么?想造反?!

萧雨心里心里忍不住颤抖起来。

昙貉冷冷的盯着他,轻轻哼了声:“一个小小的商社便想承运关乎天下安危的漕运大业,这昏君真敢干,瀚海商社,风雨楼也真敢接!”

萧雨瞪着他,慢慢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淡淡的说:“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我既已中计!也只能认命,你赤发红魔什么时候变得多嘴了,给自己戴个正义的帽子,你不觉着很无聊!”

昙貉轻轻叹口气,目光转到柳铁身上:“本来想去帝都,会会你主子,可王爷却觉着这里更重要,如果他这次能活下来,下次我一定要会会他。”

柳铁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丝血迹,昙貉笑了下:“这药不是毒药,其实十二个时辰后,便自动消失了,你不用这样费力。”

柳铁没有答话,只是瞪着他,清晨的阳光落在身上,驱逐了昨夜的寒意,可柳铁还是觉着很冷,他的脸色铁青,萧雨叹口气:“齐王和王家老祖宗,费了这么大劲,就是要将漕运交给何寨主?”

昙貉呵呵一笑,何东也微笑着看着他,昙貉摇摇头:“萧兄不愧是称霸帝都的枭雄,这个时候还在挑拨离间,漕运由何寨主掌握比落在你手上强多了。”

萧雨淡淡一笑,这个笑容在昙貉何东眼里如此勉强,萧雨长长叹口气,望着蔚蓝的天空和飘着的白云,几只鸟儿落在桅杆顶上,啾啾的叫个不停。

楚飞并没有察觉主船上出现异常,他正忙碌着检查下属各船的起航准备,南魁在靠近他的船上,热心的过来帮忙,俩人边催边说笑着,都没发现主船上的变故。

两个斗笠客上船后,并没有留在主船上,而是向后队去了,落马水寨的人擅长驾船,五当家双狗崇七便在后队协助柳铁指挥船队,除了崇七外,柳铁带来的几个人也都在后队,大家都在作起航出发的准备,同样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出现了变故。

别说楚飞他们了,就算主船上的船工和风雨楼中人也没注意到上面出现变故,丁三丁四在船尾协助船工收拾,丁三还跑到临近船上,催促他们赶紧收拾。

整个船队都在忙碌的准备起航,没人注意到,这里已经发生惊人变故。

“东主,风好像有变!”

萧雨扭头一看,是昨晚那个韩姓船工,他旁边还有一个赤足的船工,这船工同样肤色黝黑,萧雨的记忆很好,这船工也是在彭城上船的,姓尹,大家伙叫他尹老六。

尹老六满脸堆笑,笑呵呵的叫道:“东主!要不要升帆?”

何东抬头感受下风,风好像是有点转向,心里轻松了几分,今天看样子是要走顺风船,船速可以快点,他冲俩人说道:“不急,等起航之后再看一下。”

韩船工和尹船工连忙点头称是,韩船工提了个水桶,将桶扔进河,很快提起一桶水,尹船工冲后面叫道:“准备起锚!准备起锚!要变风了!”

何东眉头微皱,这种命令一般是船长发布,这尹老六有点太兴奋了,但他也没在意,依旧盯着萧雨。

萧雨轻轻叹口气,抬头看着昙貉,皱眉问道:“我不知道你还在等什么?难道还有人要来?”

昙貉扭头看看四周,神色露出几分满意,崇七和几个落马水寨的人正向柳铁的人围过去,南魁也在楚飞身边,俩人神情轻松的聊天,上来的两个斗笠客已经分散,一个向楚飞走去,一个到队尾去了。

“何东,还有你,红毛鬼,你们就不怕玉石俱焚吗!”柳铁勉强将嘴里的血沫咽下,看着何东和昙貉冷冷的问道。

“当然怕,所以,才让你们活到现在。”赤发红魔昙貉平静的说道,随即对鲁阔秦飞:“楚飞实力不弱,姓柳的派来的人实力不清,你们去盯着点。”

鲁阔和秦飞二话不说便转身下去,鲁阔向前面的楚飞走去,秦飞则向队尾去了,萧雨神情淡然,柳铁忍不住向队尾看去,崇七带着人已经将他的人分割开来,宋皋的人分散在各船上,他们也没察觉出事了,各自在一块聊天,他还看见,戈辉和黄三在秦晚晴和温晚云身边,讨好的说笑着,压根没注意到,两个落马水寨的汉子正悄然向他们移动。

“你们放心,我们不会让漕粮受到损失的!”何东笑呵呵的说道:“我一定将漕粮安全运到帝都。”

漕粮事关重大,一旦出了问题,朝廷一定追查,谁也承担不起这个,不管是齐王还是王许两家,都承担不起,而且,漕运今后要交给何东,那就更加不能出事。

萧雨长长叹口气,抬头看着赤发红魔昙貉:“你们计划得很周密?都是你的功劳吧。”说着转向何东。

何东耸耸肩:“萧楼主勿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萧兄,别怪我,明年今天,我给你烧纸!”

萧雨呵呵干笑数声:“多谢,多谢,不过,我还是不想要,要不这样,还是换一下,我给你烧纸吧。”

话声刚落,萧雨身形爆起,手中不知怎么多了把短剑,剑光一闪便到了昙貉身边,凛冽的剑锋吐出一股白色的光华,光华冒着森森寒气,冲着昙貉的心窝就扎下去。

昙貉目瞪口呆,眼见光华便要进入身体,他的身形动了,向后倒退。

雕饰美丽上层围栏,无声无息的断了,就像是纸糊的!

身形不动,人已退出两丈!

白色光华始终追逐着他,光华的尖端始终不离他的心窝!

何东目瞪口呆,一道劲风刮过,他觉着自己腾身飞起,然后就看见一个无头的身躯,呆呆的站在船舷边,柳铁浑身是血,扭头看着船尾。

“噗通!”

脑袋落到水里,泛起一层血污,浪花一卷,即消失不见。

柳铁没有理会萧雨,一刀砍落何东后,向前后一扫,身形一转,人如大鸟,向楚飞那边飞去,半空中,一刀劈落。

就在萧雨暴起发难时,楚飞也动了,他神情惊诧的望着南魁身后,南魁忍不住扭头回看,忽然感到肚里一凉,惊讶的扭头,楚飞神情冷漠,目光中有丝嘲讽。

南魁发出一声悲愤的长啸,啸声带着惊讶,带着不甘。

楚飞抽刀,转身冲着先来的斗笠客便是一刀,刀光飘忽,轨迹琢磨不定,有了南魁的间歇,本就小心警惕着的斗笠客有了准备,腰间的朴刀出鞘,快如闪电,劈向楚飞,竟然丝毫不理会楚飞的刀。

出鞘,出刀,竟然一气呵成,刀上造诣显然不凡!

“咦!”楚飞略感惊讶,身形微晃,轻飘飘的出去数尺,手中的刀一抖,劲气暴涨,羚羊挂角,无声无息的划过空间,刀光尚未及体,刀气就劈开斗笠,露出一张惊愕的脸,斗笠客愕然望着楚飞,一条血线渐渐在眉间露出。

“嘿!”

鲁阔大喝一声,双拳齐出,两条人影飞出去,人在半空,即喷血不止,三个风雨楼好手却无视同伴的生死,悍不畏死的冲上去,三团刀光,从左中右杀向鲁阔。

面对杀来的刀光,鲁阔兴奋不已,双臂一展,左手遥遥一拳,刀光顿散,人影飞跌,右手挡住右来刀光,刀光砍在手臂上,如中败革,鲁阔抬脚,一脚将正面的刀光踢散,大喝一声:“让路!”

没有人让路,船队的中间的护卫都是风雨楼残存的精锐,飞出去五个风雨楼汉子,又有三条汉子挥刀扑来,弓弦声响,两支羽箭直奔鲁阔面门,鲁阔左右开弓,将两箭砸飞,大吼一声,挺身直冲,两个风雨楼汉子舞刀冲上来。

没有人后退,没有人避开,这群在几个月前才经历了帝都之变的汉子,他们当然明白不是鲁阔的对手,他们冲上来的目的就一个,阻拦鲁阔,为楚飞争取时间。

在船队前部的落马水寨的汉子看见大变已经发生,纷纷拔刀,向中间冲来,风雨楼汉子以寡敌众,双方在船上,刀光剑影,霎时间,惨叫声,怒喝声,响彻河面。

有了风雨楼的堵截,船队后部的形势相对要稳定点,落马水寨在这的人要少些,大部分是新招的船夫,柳铁的实力要比萧雨差,瀚海商社派来的人,实力也比较弱,但何东和萧雨都坚持认为,如果黄沙帮要攻击船队,一定会占据地利,顺流直下,所以,最弱的瀚海商社便放在了最后,也是基于同样的认识,何东在设计发动时,认为瀚海商社只要杀掉柳铁,其他人掀不大浪,所以,对瀚海商社,只派了老五崇七。

所以,当大变发动时,瀚海商社倒是动乱最少的。

长春看银屑病医院在哪里
天津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日照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遵义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